首页 >> 资讯 >>资讯 >> 孙越:从工业到七夕文化 新余的城市艺术更新
详细内容

孙越:从工业到七夕文化 新余的城市艺术更新

近年来,江西新余有了新的名片——“七仙女传说之乡”,新余市有关部门一直想把这里打造成七夕文化的旅游胜地。早年,新余因钢设市而为外人所知,一座钢铁的城市,如何完成“钢”柔并济,实现七夕文化的软着陆呢?

  “一开始这里只有传说,没有内容。”策展人孙越一开始是发愁的,因为出了仙女湖景区,再也看不到仙女和七夕文化的“内容”了。新余当地相关部门领导交给她的“任务”是——要在几个月内,以公共艺术展的形式把“内容”做出来。

  

  仙女湖景色

  先从传说开始说起。东晋文学家干宝在他的《搜神记》中有一则《毛衣女》的故事:“豫章新喻县男子,见田中有六七女,皆衣毛衣,不知是鸟。匍匐往,得其一女所解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诸鸟,诸鸟各飞走,一鸟独不得去。男子取以为妇,生三女。其母后使女问父,知衣在积稻下,得之,衣而飞去。后复以迎三女,女亦得飞去。”

  这则简单的神话故事,是迄今为止最早的“七仙女下凡”的文字记载。其中的豫章新喻,就是今天的江西省新余市。那么为什么仙女下凡,会选择新余呢?有专家认为新余具备了这则传说产生和流传的一切条件和环境,即:飞鸟、羽衣、沐浴。古代新余地区鸟图腾崇拜之风兴盛,在距今6000年前的遗址中就出土了鸟形器具,再则新余自古就有种植苎麻和用苎麻纺织夏布的传承。“田中有六七女”也并不是说仙女在稻田中沐浴,而是在湖里面,仙女湖证实这则传说发生于新余的合理性。日本学者君岛久子就认为,“毛衣女”故事的发生地新余,不仅是中国此类故事的故乡,也是东方此类故事的发祥地。

  

  仙女湖景色

  于是,如何迎回仙女就变成了新余人理所当然的课题。2006年,“毛衣女下凡”的传说被列为江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正在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新余市还开展了以仙女文化为主题的文学创作,大型电视连续剧《仙女湖》2013年春节期间在央视一、八频道黄金时段的集中播放。以及连续4年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合作录制“天下有情人”七夕晚会,连续5年举办七夕民俗文化研讨会……

  很显然,新余市政府在如何为一座钢铁城市注入仙女文化元素可谓是煞费苦心。那么问题还是来了。在众多升级改造和七夕活动形式中,还是缺少了“实体”的有深度的文化内容。平日里游客来了可以通过这个地方的景点了解到什么?新余市当地部门意识到,现阶段的七夕文化宣传打造已经不是问题,而是游客来了以后的体验,除了优美风景和美食体验,游客还能看到什么?

  

  

  华兴 《七彩星愿》

  一组三件:3#、4#、7#

  彩色玻璃、不锈钢

  2020

  孙越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很清楚公共艺术展的呈现形式不应该是“空降”艺术家的作品,只呈现一个常规的户外公共艺术展,而是用艺术打造文化景点。在2020年5月-9月初将近四个月的时间里,孙越作为策展人,带着艺术家为新余完成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公共艺术展。在这持续一年的展览中,只有少量作品是短期借展,借展部分的作品即将在本月底运回北京,而其余的永久性公共艺术作品就保留在了仙女湖,成为仙女湖风景区的十大新景点。

  在这个阶段性的节点上,刚好孙越策划的公共艺术展中的乡村改造部分也在村民的反馈中积累下了很好的数据,在过去一个多月的旅游人数与消费量、社会反响中积累了一些非常有价值的反馈。

  

  对话孙越

  Q:谈谈此次在仙女湖策划的公共艺术展和你以往的经验有何不一样?

  A:我们团队从5月份开始,一起围绕着仙女湖的环湖路看了好几遍,发现七夕这个概念很有意思,其实里面包含着很多古人的数字崇拜,星宿崇拜,还有从宫廷到民间,很多各种各样的在这一天的一些仪式活动,而且这些仪式和活动并不单纯只是说来源于神话故事跟爱情相关。它甚至跟古代男耕女织的文化,包括古代传统手工艺,比如说纺织、刺绣这些传统手工艺都有很深刻的关系。

  我想到的是,在仙女湖挑选合适的地点,让大型的艺术装置直接变成七夕文化的一处景点。这一点和以往的乡村艺术季和户外的艺术节不太一样的是,这些装置不光要有完美的呈现,同时承载着向大众输出七夕文化的“内容”。

  在仙女湖风景区长达33公里的环湖路沿途及龙王岛上,艺术家们创作了“仙湖问天”、“仙女寻踪”、“喜蛛应巧”、“七彩星愿”、“兰夜画屏”、“穿针乞巧”、“星河汉月”、“兰夜斗巧”等多组阐释七夕传统文化的大型户外艺术装置和公共雕塑。这些作品一经落地便成了景点的地名,这在我以往在美术馆空间内的策展经验中是从未有过的。

  

  华兴 《喜蛛应巧》

  不锈钢、灯光装置、彩色鱼线

  2020

  Q:艺术和文旅的结合,在您看来当下的利好和不足在哪里?

  A:新余当地之所以选择艺术与文旅结合,是因为当地部门的领导通过去各地考察之后深思熟虑的结果。新余当地相关部门的领导通过去越后妻有了解到艺术能让一些原本可能即将消亡的村庄活跃起来,变成文化旅游的目的地。因为亲自去考察过,也跟北川富朗先生仔细沟通过,他们了解到整个的策展理念和思路,并且也看了很多像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等这样世界顶级的艺术展览,所以艺术对他们来说就有了一个基本概念,在这个前提下,相互才能碰撞出一些火花。

  我们正是因为把握住了今天的政府领导已经具备了足够先进的认知、理念和可持续发展的愿望,与他们一样,希望这样的项目能像威尼斯双年展、明斯特的雕塑展,一直持续下去,变成一个有效的良性循环,真正做成一个成功的文化品牌,才能与地方一起,共同实现艺术与文旅的真正结合。这也是国家对传统旅游景点和旅游方式进行升级的大背景、大趋势下,艺术从业者们除了生存的新机遇之外,也终于有了一个机会能够实现自己多年来愿望的机会——他们其实一直都很想参与中国的旅游项目升级,提升它们的气质和品质感,改善传统旅游景点那种千篇一律的动线、多数雷同的打卡点。在国家合并文化部与旅游部这样大手笔的动作之下,艺术家们终于找到了真正参与到祖国美好河山建设的事业里来的一个很好的路径。

  不足之处呢,我觉得谈不上不足,因为一切都有一个从无到有,从初级到高级的发展变化的过程,都要经历一些磨合、挫折、弯路。但国家在前进,各行各业的工作者们都在进步,包括艺术家们也是一个不断挑战自己、不断进步的工作群体,大家一开始做的文化艺术与旅游结合的项目,肯定不会是尽善尽美的,只有在不断升级的过程中才能做的越来越好,包括国家的相应的政策,也是在实践过程中逐步改善,去适应时代发展的需要。

  

  

  华兴 《兰夜画屏》

  不锈钢 灯光装置 彩色钢化玻璃

  2020

  Q:近年来,艺术介入乡村的项目甚多,仙女湖这个项目和其他项目的区别在哪?

  A:现在也有很多艺术介入乡村的艺术项目,存在可能耗费了很大经费和财力,但是跟百姓、跟当地的业态没有什么关系,没过几年项目就停摆或夭折了。艺术不应该只是昙花一现,所以从策展人的角度来讲,我希望不管是为政府也好,还是为企业也好,需要具备可持续性,尽可能的控制合理成本,然后多为当地设想真正能够获益的方案和措施。”

  从七夕到现如今,得益于公共艺术展的乡村壁画项目的实施,以及新余市政府的大力推广,位于仙女湖北岸,河下镇垱头村楼下组的餐馆老板们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此前疫情时期,可能每天只有一两桌的零丁生意,到现在餐馆一天要接待40-50桌以上的客人。作为为数不多的七夕文化民俗村落,楼下组的村民们每天与客人的谈资少不了屋外墙上的七夕文化壁画,他们一边乐呵呵的告诉给客人这些墙绘上的内容,一边介绍着附近的景点和值得一看的新七夕文化艺术打卡点。

  希望做这样的艺术项目,村民们能实实在在的获得了收益。我们要做的是可持续的艺术展也好,关注到真正的在地性,当地的本土文化需要发掘的什么,需要去宣扬的到底是什么?当地的村民民生、经济或者是旅游的需求真正需要的是什么?艺术家和策展人要有这样的一种心态去对待每一个他们去过的地方,要有真正的人文关怀和帮助。今年的项目可能只是一个开端和尝试,希望接下来能有机会为这个地方做更深入的工作。

  

  

  孙越 《仙女寻踪》

  不锈钢 灯光装置 棱镜装置

  2020

  Q:未来在此类项目上,你有何期待?艺术与文化旅游的结合是否可以实实在在的推进新乡建,以有艺术参与的生态完成城市、乡村更新?

  A:首先在与此类似的项目上,我希望在第一次与艺术家合作、与施工单位及制造类工厂合作,完成了这种真正户外大规模的公共艺术展之后,能够将这种美术馆之外的策展经验加以整理,指导我们的下一次同类项目。因为我和艺术家们实际上在这次项目中有一些工作是摸着石头过河的,大家共同遭遇过不少意外天气、深山老林里的水电设施不完善、交通难题、距离不同材质的大型装置制作厂商都在1000公里以上的消耗……等诸多在任何场馆内或者市区里做展览时根本不太可能发生的问题。

  尽管焦急、为难、压力大,但最终我们还是在紧迫的完工周期内,解决了一些之前在场馆内策展时没有亲身遭遇过的技术上的难题。也有很让人说不出该怒还是该高兴的事,比如开展两个多月以来,参展艺术家景晓雷老师的作品经不住热情游客的踩踏,开始出现局部小故障,而不得不两次派技术人员到现场去修复和调试,增加了很多成本,但这件事又从另一个角度说明艺术家的作品确实受到了游客们的关注和喜爱,让人哭笑不得。对我和艺术家们来说,这一切都是极为宝贵的经验。

  当然了,我们更希望通过这样的艺术与旅游的结合,在潜移默化之中,能够影响游客未来在景点的行为方式,艺术的美育价值就是让人不知不觉中变得更为有礼貌、懂规矩、有善心,我相信不断进步的艺术介入一定是会改变中国游客的素质的。

  

  

  《星河汉月》

  不锈钢

  2020

  说到实现有艺术介入的城市与乡村更新,我作为策展者是很有信心的。我们在新余的这场公共艺术展事实上成了我们做的一个艺术+旅游+乡村更新的小Demo,尤其是政府最终将十组作品定义为十大新景点,使得整个数亿元景区改造升级投入的道路拓宽、驿站建设、绿化整理等等,都好像成了这十组艺术作品的“配套”,这其实是一种信号。

  而且,第一个公共艺术展的预告短片发布出去之后,我们就接到了另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可以说与新余项目完全不同,因为它是工业的艺术升级,是市政配套工业的升级也开始需要策展人与艺术家介入了。今年的“脱贫攻坚”国家大战略里有一个要求,要让所有生活在山区乡村的老百姓都喝上干净的自来水,于是水处理工厂开始了大规模的“下乡”,如何在这个过程中还能保障“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天然之美?如何让国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为百姓做的这件事情能够一举多得,除了供水之外还能有更多其他的价值?一系列的问题,让其他多个地区的政府领导们和大型水处理集团极有战略远见的企业家们看到了艺术的力量。

  

  

  《穿针乞巧》

  油漆彩绘

  2020

  所以,我们现在正在研究、策划、设计并且已经与多个地区的领导汇报过初步方案,已进入设计与筹备阶段的,是工业的艺术升级和市政艺术升级,这与旅游的艺术升级、乡村的艺术改造是相似又有很大差异的。但总体来说,都是未来城市与乡村升级中的艺术介入。

  艺术不仅仅是美化,艺术介入中的历史研究与哲学意义是普通的规划设计无法取代的。优秀的策展人与艺术家在策划、研究、创作的过程中,历史观是一个重要的核心点。人类必须回溯历史,看清当下,展望未来,才能在当下时代站在前沿,为城市与乡村的更新建设中发挥有意义的价值,而艺术介入的意义正是艺术策展和艺术创作中时刻注重的历史观。

  

  

  七夕文化民俗村 乡村壁画项目

  

  首届仙女湖七夕文化公共艺术展

  ——2020仙女湖七夕文化旅游节

  The 1st Fairy Lake Public Art Festival

  展期:2020年8月25日—2021年8月25日

  策展人:孙越

  艺术家:华兴、高孝午、景晓雷等

  主办单位:仙女湖区管委会

  特别支持:北京奇见展策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展览地点:中国·江西·新余·仙女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