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展览 >>展览 >> 威尼斯 "形态之谜"展
详细内容

威尼斯 "形态之谜"展

栗子-海报.jpg

2017年7月1号在威尼斯 TOTEM- IL CANALE 画廊开幕的“THE MISTERY OF FORM”,展览将持续到7月20日。

具象和抽象之间的复杂关系是当代艺术悬而未决的大问题之一。尽管当代绘画已经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将所有语言和所有可能的介质进行混合和拼凑,但是一百多年前先辈们提出的问题至今仍然存在。什么是真实的?我们相信可视世界呈现出的纯粹能够代表复杂的物质,即我们通常所说的“真实”?再次:我们如何看待最亲密和最深刻的实体物质和它所象征的符号之间的关系?反过来,我们如何看待现实与我们通常所说的我们现世存在的“精神状态”或和某种形式的神性或往生理念之间的关系?即使今天,尽管经过一百年的语言实验,事实上我们觉得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真实有形的,正如康定斯基一百多年前所写的,“世界回荡者声音。这是一个拥有精神行为的宇宙存在。因此,死亡物质的精神是活的。”为找到“摆脱”限制地球生命所依据的日常精神行为的沉默的方式,现今人们仍然是寻求在有形和无形之间,在我们周边日常可感知的世界和我们精神生活无法感知的物质之间建立一个桥梁,如果不通过人为的艺术创作去符号化解读,这都是不可看到和不可听见的。

栗子-浮沉 Mysteries 综合材料 Mixed media 74x83cm 2017.jpg

栗子作品《浮沉 Mysteries》 综合材料 Mixed media 74x83cm 2017

普罗米修斯 120x100cm 布面综合材料 2017(2).jpg

栗子作品《普罗米修斯》 120x100cm 布面综合材料 2017

但真实的同样表现,如果仔细地校准,就构成了一个“门”和一种神秘的、秘密的与事物亲密生活交流的工具。“没有什么比有形世界更抽象”,乔治·莫兰迪,并非偶然的,写道,发现在他的书房里面瓶子的线条都是一样的,真实元素的秘密行动超越了他们纯粹的现实表现。现实世界提供的材料是无穷的:因此,在内在秘密原则的指导下,艺术家依据其敏感性去组织这些活的材料,明显的,使其成为与宇宙中其他物体的联系。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真实”,什么是严格意义上的“抽象”?形成天空的曲折线和蔓藤花纹是真实的还是抽象的,要懂得怎么去观察,向南方迁徙的飞行的小鸟,或行星路线形成的神秘构造,或者天气变化形成的彩虹线,或夜晚我们心中悸动响起的星系的声音?最终,是否存在一个明确的分界点,可以区分具象和抽象的符号,或在这两个不可调和的元素之间存在着一个微妙和秘密的平衡,隐藏在我们探索宇宙未解之谜的秘密深处。再次,我们是否在代表性的具象和纯粹的抽象提供的可能性中,到达了一个融合的时刻?事实上,似乎不是一百年而是千年来,从最早的抽象创作或马列维奇的直观论断,据此只有接近“纯粹”的绘画才能给表达神秘感知的存在,通过死亡和战胜自身来衡量。然而至今,关于具象和抽象的二分法研究仍是毫无寸进。

廖培-海报.jpg

廖培.png

廖培作品

毫无解决办法?然而不是:解决方案是在不断重复的时间中始终以不同的形式进行相同的探索,但总是等同于自身。中国当代艺术在具象和抽象的复杂关系道路上持续的战斗。在这次展会中,四位艺术家将通过自己的方式,探究在后现实时代其可能的分支和虚拟入侵及“液体”社会到来所产生的现实碎片。我们从对这两个对立体之间关系调查的更清晰和更明确的艺术家赵露开始。他的作品是一个以观看者眼观的捉迷藏的游戏:艺术家以一个明确真实的形象达到相反的抽象概念,纯净的物质似乎在我们的目光下变得稀薄。使用物品的刻板面孔,这对于赵露是一个挑战,也是对观看者的警示:材料本身是流动的,是彩虹色的,是移动的。我们和现实的关系不是常规的,和已经看到的事物并置的。两名士兵在坦克炮塔下的身影,一个女孩的面部,一位孕妇的肚子,一个小女孩的礼服,在手术室的两位医生,一个和尚,一棵树,一个胎儿:每个形象似乎本身就包含他分解毁灭的规则,无关于感性的材料,但有关于我们宇宙自身的形态数据,伴随着其自身再生的钥匙。两个骷髅胎儿在母体内拥抱的画面,悲壮而美丽,是一位画家的完美典范,从她的非代表性深入调查其现实自身的结构:我们相信看到了所谓的“真实”,但也是这只是我们能辨别的事物存在的影子。我们,所有人,就如苏格拉底在“理想国”中提到的那些囚犯,被强迫着不看其他事物,只看洞穴内移动的影子。对于被拖出的人,“经历陡峭和快速上升”,最终能够面对阳光,如果材料不是液体和总是彩虹色的将更难辨别,他揭露的过程只能是渐进的:“首先”,柏拉图写到,“他应该学会辨别阴影,事物倒映在水中的,然后直接是事物本身。”赵露的绘画在这模糊和神秘的区域变换,是从图像到真实存在的辨别过程,反之亦然。同样没有什么差别的,栗子的作品在不确定的模糊的地面环境中变换。栗子所呈现的,浮动的,模糊的,好像夜晚的影子,深刻而丰富的作品是纯净视觉的精粹,意图获取绘画的神秘能力给予观看者以共鸣,通过框架下的结构和真实的格栅意图揭开“玛雅的面纱”:幽灵,召唤,纯粹的形式,在我们观看的同时在目光下变得稀薄:这就是栗子的绘画总是神秘和彩虹色的秘密。艺术家解释说,事实上,它不是冷的概念,但作为一个整体的“视觉表达”,它兴趣的支点。“我的作品,”艺术家说,“表达我对社会,神秘主义,宗教的思想”。对此,艺术家选择能够表达其“内心声音”的主题。艺术家似乎不愿以“肉眼观看”绘画,而是去“感受它”,就如卡斯帕尔·戴维·弗里德里希告诫的,应该闭上眼睛去真实的“观看”:“闭上肉眼”,这位伟大的浪漫主义者告诫,“去用精神观察你的绘画,然后将其从你的夜晚带出光明。。。”栗子正是这样做的,艺术家呈现着在一个深色的迷失在时间迷雾中夜晚,萨满教的人物,动物,阴影:简而言之,幽灵本身的存在。

马林-海报.jpg

同样,廖培创作于细微的界限,从无机物中分离有机物,从抽象中分离真实,物质和非物质。廖培表现的材料类似于我们睡觉时潜意识的创作:一切都是液体的,多变的,不确定的。不过,每一个形态,每个线条,面孔上每一个表情似乎都有一个更深层次的祖传的原因,就好像它是时光的夜晚刻印在我们的潜意识里。他的丝状颜色,他的线条,从画布的顶部到另一个作为一个整体,巨大的统一和相同的作品只是不小心丢在许多不同的框架内,是对现实的地下结构探索的隐喻。在其液体的和不成型的结构中,廖培似乎在寻找宇宙自身的关键,意识形体的秘密。“寻求意识相当于揭示了什么是相似之处”,伟大的哲学家弗朗西斯科·福柯写到,“寻求到痕迹的规则等同于发现事物是相似的。人类语言的语法通过他们的注释明确,他们的语言讲述的无他,只是与其相关的语法。事物的特性,他们的共存,使其串联和借此沟通,与它们的相似性没有区别。而这并没有出现在从一端到另一端环游世界的标志的网格中。”廖培 的作品类似等同于一位先知或魔术师在咖啡杯底部的斑点内,试图隐喻人类或世界的命运:他的标示主观随意的讲述可见的世界,一些地下设施,一些复杂和秘密的联系,比起人们第一眼所相信的。同样Ma Lin同样在抽象和具象之间创作。如果谁观看他作品的表面,会认为它属于纯写实的环境。但是他们错了。马林是一位综合艺术家,以其精湛的技艺,通过二分法,对比,隐喻处理人物肖像和他们之间的时间关系:这些包容的和排斥的,从笼子出逃出的能力,总是移动的侧面目光,象征寓意的需要和任何形式的单纯代表逃避。他们的形象,他们的面孔,他们沉重和振动的身体总是内刻者拱形、椭圆形和方形,总之人们无法真正确定界限。粗糙的木头的使用、加工和绘画隐喻者自然与技艺,土地原始材料和人为创造的材料之间无法解决的关系。马林作品的面孔,被框架在不可逾越的木头笼子中,有的被多次和复杂的加工,有的很规则,有的保留原始的粗糙,是我们人类的面孔,被装进历史的、传统的、语言和社会的笼子里,从中我们解脱出纯粹的个性。他的人物,代表的不是简单的现实技艺,但是象征着深层次的存在,揭示者精神方面,人类学,社会和我们的祖先记忆的无意识基层的根源。马林的作品是对认识世界和事物的挑战,对于不是很清楚,没有定义的隐喻、符号和几何形状,如果不通过看似毫无关联的标示、提示、象征和具象是无法理解的,就如关于世界和人类未来预测的看似不相关的关联。

 

- 亚历山德罗·里瓦

 

马林-Serie1 dialogo2017,45x90.JPG

马林-Serie1 dialogo2017,45x90

马林-Serie5 95x150.JPG 

马林-Serie5 95x150

赵露-海报.jpg

赵露-The Laminated World-Girl No. 3     2007       120×80cm×4        Mixed Media.jpg

赵露-The Laminated World-Girl No. 3     2007       120×80cm×4 

赵露-The Laminated World-Master Hui-yuan  2011  60x45cm                                Mixed media.jpg

赵露-The Laminated World-Master Hui-yuan  2011  60x45c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