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资讯 >> 解读日本当代艺术市场的发展
详细内容

解读日本当代艺术市场的发展

提起日本当代艺术,大家自然而然就会想到村上隆、草间弥生、奈良美智这一批先锋艺术家们。但大家知道他们是在怎样的艺术环境氛围中成长起来的?日本的当代艺术市场又和他们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今天就和大家一起去探究日本当代艺术市场的发展,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

  战后的日本当代艺术

  战后艺术市场作品主要是指1945年后一些艺术家所创作的作品。但并非1945年之后的作品都可以称为战后,它更多的是指这些艺术家这段时间的创作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战争这一灾难的影响。二战的影响一方面是灾难性的,但另一方面它引发了人们从更多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不同的国家受二战的影响不一样,它所展现出的战后艺术也是不尽相同的。

  ▲村上隆 “Flowers & Skulls”

  日本在这一特殊的时期出现了一代给世界当代艺术带来的极大影响的一群先锋艺术家,他们创造出了日本当代艺术的独特风格,将动漫、浮世绘和波普艺术融合在了一起,将高雅的艺术与通俗文化相结合,形成了日本所特有的古老与前卫并存的文化现象。同时,日本的艺术是丰富多彩的,从超扁平后现代艺术风格运动起,艺术上也有了很多合作和运用科技的未来主义艺术实践。村上隆、草间弥生作为日本当代艺术标志性的人物,反映了日本尤其是战后受西方文化影响下的艺术与文化发展状况。

  ▲村上隆 Takashi Murakami - Me and DOB

  村上隆于90年代提出日本整个社会就是“超扁平风格”,这表现了日本传统艺术的审美特点和战后日本文化和社会的本质。今天日本电玩和卡通动画最能表现这种特质,而这些又在世界文化中具有强大的力量。他的代表作品有《KaiKai KiKi》、《Superflat》、《涂画展》等。另外一位日本当代艺术大师代表草间弥生的创作被评论家归类到相当多的艺术派别,包含了女权主义、极简主义、超现实主义、原生艺术、普普艺术和抽象表现主义等。从她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她企图呈现的是一种自传式的、深入心理的、性取向的内容。她所用的创作手法则有绘画、软雕塑、行动艺术与装置艺术等。她利用“波点”产生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这已经成为她艺术的一个标志性的东西。她的主要代表作品有《无限镜屋》、《花(D.S.P.S)》等。

  ▲草间弥生的无限镜屋

  虽然一大批先锋艺术家出现给日本当代艺术市场带来了生机,但日本作为战败国,在战争中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它更多的需要从一个新的起点重新开始去建设属于自己的艺术市场。而且日本的当代艺术作品受美国影响极大,很大程度上体现了艺术与文化战后所受到的外来文化影响,这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日本的民族自信和文化自觉。

  市场低迷原因剖析

  时至今日,日本艺术品一级市场仍是停滞不前的状态。从2000年开始,二级市场逐渐走向恢复,于2007年以超过217亿日元的总成交额而达到阶段的顶峰。但因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日本艺术品拍卖市场开始下落,到2009年陡降到了100亿日元的市场规模。因此2000年以后更多立足于国内需求,交易品种的主体以日本传统艺术品为主,当代艺术品市场则相对有限,由此也呈现出与外部市场相对“绝缘”而稳定的特征。2010年尽管这一下滑势头开始得到控制,并表现出反弹迹象,但又由于2011年3月东日本大震灾、福岛原发事故等外部因素的影响,市场成交额再次降到93亿日元,接近2002年的历史水准。2012年日本艺术品拍卖市场略有回升,再次达到100亿日元的市场规模,未来的当代艺术品市场发展还有待展望

  ▲奈良美智《小星星通信》

  日本当代艺术品市场有些疲软,最直接因素是经济不景气,但另一方面也与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缺乏买家的现象密切挂钩。很有趣的是,据统计,在日本民众每年参观博物馆的频率是世界上最高的,但日本人不太习惯购买收藏艺术品。有别于中国或印度买家不断进行“低吸高抛”炒作的心理,日本人喜欢在家中收藏古董和茶道茶具等。

  日本当代艺术品市场很难把握其规模。日本艺术品市场由美术商主导的一级市场、艺术品拍卖市场(二级市场)和后来的艺术博览会(新型一级市场)三部分组成。其中,只有艺术品拍卖市场公开发布市场数据。由于在日本,部分百货商店跟画廊合作,常年在百货商店里销售艺术品,以一周为期限改换陈设艺术品的种类,用艺术品多样性内容保证客户群体的广泛性。这类交易一般相对价格偏高,但相比其他市场在作品品质与真伪鉴定上有突出优势。但是顾客们大部分没有意识到百货商店利用自身品牌的附加值标价,因此无法真实反映艺术品价格水平的现状。另外除了“东京艺术博览会”,日本国内只有作为美术品买卖现场的小规模展会,很难达到国际水准,展出的也大多不是高价艺术作品。这类展会更倾向于艺术家或画廊来推广自己,促进相互间的交流。参观者更像是带着参加轻松派对的感觉去欣赏作品,因此这种小规模的艺术博览会对艺术品市场的影响微乎其微。

  ▲东京艺术博览会现场

  再者日本的艺术市场,相对整个亚洲具有其自身的独立性。而从历史的角度加以观察,日本市场与欧美市场具有更为密切的关联度。日本本土的当代艺术市场过于脆弱,话语权和定价权的旁落致使日本当代艺术市场一直不温不火。目前,日本虽然有大大小小的当代艺术画廊以及数量众多的美术馆,但二级市场的缺失,使得当代艺术市场这一产业链未能活跃起来,本国民众对当代艺术的热情远远不及对西方艺术抱有的兴趣,这一切导致了日本当代艺术主要靠海外藏家支撑,国内缺乏有力支撑的局面。

  崛起的迹象

  在近些年的市场发展中,日本当代艺术在国际市场上还是有一定优势地位的。比如2008年5月14日,纽约苏富比拍卖公司以创纪录的1516.1万美元拍出日本当代艺术家村上隆的雕塑作品《我寂寞的牛仔》。之后日本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出现了明显的增长,引起了广泛的国际关注。在2008年5月24日香港佳士得的“亚洲当代艺术夜场”中,推出5幅日本当代艺术作品,4幅作品成交,每幅作品成交额都在300万元以上,最高价作品为奈良美智的《你的童年》,以616.31万元落槌,艺术品拍卖部分印证了日本当代艺术家作品日益走俏的发展趋势,国际艺术品市场中出现的购买日本当代艺术的热潮。

  在2016年至2017年期间,日本当代艺术市场的成交量甚至超过香港。超过1700件当代艺术品在这个国家易手。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期间,日本当代艺术二级市场当代艺术品的营业额年均增长了48%,从670万美元增加到998万美元。这些数据都体现了日本当代艺术的发展势头。

  除了当代艺术作品成交量数量的提高,日本也更加重视具有典型代表的大师发展空间。2017年10月,一个新的博物馆在东京开幕,专门用于当代艺术大师草间弥生的展览,这个举措极大提升了日本的当代艺术文化,推动了日本艺术市场的发展,当代艺术正日益成为日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草间弥生美术馆

  日本市场的未来展望

  近年来,日本艺术品市场也开始“穷则思变”,更容易接受欧美市场的创新模式和发展方向。如一级市场多样性发展的问题,在日本国内引起了较多的思考,更多的是与时代发展相符的探讨和尝试。

  从2007年开始,多家日本画廊开始积极拓展海外业务。除了联合办展外,一些画廊已经把触角伸向了艺术市场火爆的中国,除此之外日本画廊也频繁出现在亚洲博览会上。2009年9月的“上海当代”博览会,70多家参展画廊中日本画廊就达13家之多。此外,新拍卖公司的成立(如AUGUR当代艺术公司)和老牌拍卖对于当代艺术的重视、101东京博览会的举办以及日本最大的两家拍卖公司的合并等无疑都是日本当代艺术市场的积极行动。而有着相似的文化背景的中国内地、台湾地区以及韩国买家也开始关注市场值被低估的日本当代艺术品,这种趋势目前正从日本周边地区向全球蔓延。

  除了注重海外市场,日本国内的当代艺术品市场也在积极发展。2008年,日本东京艺术博览会已经实现了突破1,000万美元的现场成交金额,其中当代艺术品交易率占比极大。2008年第三届横浜三年展,开设了4个展览馆,总观众量达到30万人次,呈现出日本国内近年少有的对当代艺术高涨的热情。日本国内的拍卖市场虽然规模不大,但取得了加速增长的业绩。日本东京本社拍卖行在世界排名第五,排在这些拍卖巨头苏富比,佳士得,富艺斯之后。东京本社拍卖行的拍品比大多数亚洲甚至非亚洲拍卖行成交的更多当代艺术的作品。在2016至2017年间成交了几百件当代作品。在成交数量方面,2016-2017年的拍卖会上,村上隆以373件艺术品的成交价格名列日本当代艺术品成交量榜首。

  从某种角度来说,日本艺术市场的上涨无可避免,这个国家一直在培育和输出优秀的艺术家。过去五年中,大部分在纽约和伦敦顶级画廊举办的展览中崭露头脚的亚洲艺术家都是日本人。在拍卖行,情况也是如此。草间弥生、森万里子、奈良美智、小野洋子、杉本博司等人的名字在主要的当代艺术拍卖中长盛不衰。日本当代艺术的未来一直值得我们期待!

  ▲杉本博司 Cinerama Dome, 1993

  结语

  尽管日本艺术市场由于战后的影响呈现出一段时间的低迷状态,但随着世界艺术市场的快速上升,日本本土当代艺术家的快速崛起,以及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带来的多元艺术文化碰撞,日本当代艺术市场一定会大放异彩的,让我们一起期待吧!

来源: 艺术市场通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