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焦点图 >>资讯 >> 黄孝逵水墨艺术展于中国美术馆盛大开幕
详细内容

黄孝逵水墨艺术展于中国美术馆盛大开幕

201859日下午230,由中国画学会、(香港)水墨创意会主办,深圳画院协办的《黄孝逵水墨艺术展》于中国美术馆方厅盛大开幕。

2R7A5653.JPG

开幕式现场

展览开幕式由中国画协会副会长、著名人物画家、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工笔画学会副会长陈孟昕主持,出席开幕的嘉宾有中央国家机关原常务副书记钮茂生先生,解放军军械工程学院原院长张卓先生,中国美协顾问、中国美术馆原馆长杨力舟先生,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卢禹舜先生,中国画学会副会长、中国美协河山画会会长李宝林先生及夫人著名画家陈雅丹女士,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张复兴先生,中国画学会副会长刘健先生,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张桐瑀先生,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晴先生,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教授张宝玮先生,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宋协伟先生,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执行院长高天民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美术》杂志社社长兼主编尚辉先生,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先生,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研究部主任于洋先生,荣宝斋艺术委员会委员王卫先生,《中国书画》杂志副总编任军伟先生,香港大公报北京新闻中心主任秦占国先生,佳士德香港有限公司书画部专家周时建先生,出席开幕式的还有著名艺术家王无邪先生、贾又福先生、王仲先生、庄寿红先生、王迎春女士、沉浮先生、姜成楠先生。

 2R7A5707.JPG

艺术家黄孝逵先生致辞

展览开幕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美术》杂志社社长兼主编尚辉先生与本次展览的策展人刘曦林先生致辞,黄孝逵先生,王无邪先生发表讲话,最后由李宝林先生宣布黄孝逵水墨艺术展展览开幕。

2R7A5691.JPG

《美术》杂志社社长兼主编 尚辉

2R7A5701.JPG

策展人 刘曦林先生致辞

尚辉先生在致辞中表示,香港兴起的水墨画运动起自于上世纪60年代,由吕寿琨倡导,今天我们特别荣幸邀请到了王无邪先生,王无邪先生是追随吕寿琨先生中具有代表性的水墨艺术家。香港水墨运动解决了一个重要的命题,即传统的水墨能否更多更广泛地吸纳外来民族文化艺术的表现力,而这种情形与香港独特的殖民文化是紧密相连的。从今天来看,这样一个水墨运动毫无疑问地扩大了中国画在世界范围的影响力。当然,就水墨运动来说,笔墨和特有的文化使它更广泛地表现当代人的生活,同样包括表现西方语境的生活。

2R7A5764.JPG

研讨会现场

2R7A5725.JPG

嘉宾合影

    我们今天看到黄孝逵先生的作品,让我们感到特别兴奋的是他如何把焦点透视,把现代抽象构成的因素和传统的山水进行有机的结合,他的画面从形式感上最大限度拉宽人们的视域,有着独特的创造性贡献:一方面,让我们看到了传统水墨画如何进入世界语境;另一方面,在进入世界语境之后又如何回归传统文化。

 7111CF0E21978D0D5C9B49C544A626B5.jpg

展览现场

647986F1FDAA64303E32FDAA2E18012F.jpg

展览现场

刘曦林先生在致辞中表示,黄孝逵先生是卓有成就的现代水墨山水画家,他的大作两度在香港获水墨金奖,这是很少有的。21年前,在杨力舟先生任中国美术馆馆长的时,黄孝逵先生在此举办个展,其中黄先生的作品《三峡》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这件作品入选了《二十世纪中国美术—中国美术馆藏品选》。中国水墨画的演化在中国香港显得尤其自由,并且具有地域特色。如同香港这片土地,根系着中华民族古老的文脉,却向斑斓多彩的现代世界敞开了大门。他的画以笔墨为骨,运墨而五色具,像太极图般的任黑白虚实运转。总是源自造化的生意,又含蓄着他的学养,尤其是诗词一般的心曲。他总有着尽精微的刻画,又通向广大无垠的境界的想象。

2132568_600x600.png

黃孝逵作品《昆仑》 

作为本次展览的艺术家黄孝逵先生在讲话中提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港对传统水墨画进行改革,此次改革称作新水墨运动,或称现代水墨运动。这个改革对我们今天在香港的很多艺术家都有很深刻的影响,包括黄先生自身,当时,水墨画在台湾是以刘国聪先生为代表,在香港以吕寿琨先生和王无邪先生为代表,黄先生一直把王无邪先生当做他的老师。香港美术界有两位艺术家获得过香港政府的勋章,一位是靳棣强先生,另外一位就是王无邪先生。对王先生能够从香港来专程参加此次展览,表达由衷的感谢!同时表示在未来能够在中国美术馆在办一次展览。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5月20日。

1111.jpg

《千古一笑》The Long Lasting Smile of the Buddha

 2006年 水墨设色纸本 140x140cm

黄孝逵水墨艺术展恳谈会

2018年5月9日下午3:30,黄孝逵水墨艺术展恳谈会在中国美术馆七层学术报告厅召开。此次恳谈会由黄孝逵水墨艺术展策展人刘曦林主持,与会嘉宾有李宝林先生、王仲先生、王无邪先生、张晴先生、尚辉先生、高天民先生、王平先生、吴洪亮先生、张桐瑀先生、于洋先生、沉浮先生、任军伟先生、王萌先生、徐子晴女士、姜成楠先生。刘曦林先生表示此次恳谈会的目的在于设身处地地看看黄先生自21年前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展到现在再次举办个展之间黄先生有什么变化,他的艺术对我们有什么影响,他的艺术在哪些成就上体现了香港水墨艺术的特点,哪些方面跟大陆有所差异,哪些方面可更进一步的进行交流与互补。

 99b7e477fc931f59d5293c19421b55861525869499.jpg

《维港红帆》Sailboat at Victoria Harbour 2018年

水墨设色纸本 180x180cm

恳谈会由与会嘉宾张晴副馆长首先进行发言,张晴副馆长表示来参加这次研讨会感到特别高兴,在此谈谈对黄孝逵先生创作的感受。第一是关于艺术和地域的特征。我们在研究中国水墨画进程的过程中,特别是二战以后在中国香港、台湾、大陆,乃至于在日本、韩国,都对传统艺术进行了反思。无论是书法,还是水墨画,走到展厅中,我们为什么感觉眼睛一亮?觉得气象不一样?其实是地域文化对艺术家的滋养和影响,与艺术家的特征是联系在一起的。

    香港的艺术家就是天然的有这种气质。张先生认为有两种气质:一是形式和语言比较新颖,艺术家比较容易吸收西方的块面构成线条、色彩的大胆。二是他的作品中的都市气息比较浓郁。在到处都是霓红灯,城市气息比较浓郁的香港环境中,给黄先生带来了创作的冲动。其中黄先生的作品之一《维港红帆》非常好,这幅作品表现了现代都市的气息。画面中的语言色彩分配的非常之好。

3389D1C1-1A95-468C-A7C8-D146E5F326D1.png

尼加拉瓜瀑布Niagalra.Falls.90x98cmx3 2016年

    第二是关于黄先生对传统水墨画的美学的探讨。中国的美学和中国的文化都是糅合在一起的。他讲的这段话不仅是吴作人先生一生对水墨画的感受,也是从古至今,为什么我们讲水墨画的精神是与西方的美术体系不一样的典范和特征和精神所在。并且就黄先生的作品《狮山破雾》对画面中的空灵作出分析,认为作品中的空具有实实在在的东西,与中国的诗歌一样。艺术家把空表现至丰富,再从丰富到空是一个过程。

 

王无邪先生在发言中表示,非常荣幸能够到北京参加黄孝逵水墨艺术展。这次看到黄孝逵的作品,他的表达已经非常成熟,或者说是超级成熟。王先生见证了黄孝逵的艺术道路,他算是在香港成长的水墨画家,黄孝逵的作品非常有特点。黄先生可以将笔墨化繁为简、化简为繁,特点是用光去表达水墨创作。非常欣赏他以结构观念入手,用水平线、垂直线分割画面,呈现一个现实世界。最近几年,他进一步研究都市景观,开始创作香港的高楼和窗户的倒影。黄老师经常在国内游历,我们可以在展厅内看到黄山、武夷山,还有国外的,美国的黄石公园、加拿大的尼加拉瓜瀑布,这些都可以反映他对写生的热爱。黄孝逵曾经在香港策展过多次水墨艺术展览,推动香港本地的年轻人创作水墨艺术。这种推动力是非常难得的,他不仅要创作自己的水墨艺术,也在推动香港本地的水墨艺术发展。

同时指出香港的新水墨在一个国际化的环境下不断演化,既有外来西方的内涵,也蕴含着中国的千年历史。

 

王仲先生在发言中表示黄孝逵先生在美术界是非常独特的画家。黄先生没有进行过科班学习,他的艺术完全是自己悟出来的,他在创作上,可以用两个字来表现——“吝啬”,他不是随便画画,而是把画画当成很神圣的一件事,是一位非常严谨的画家,他的作品构思精炼,视觉角度非常独特。另外,黄先生也是很有内在思想的画家,他把他对人生、对世界的观感都通过他的画来表达。他的画每一张都很精致,画面上的所有绘画要素,点、线、面等都能够精确地处理安排。

   黄先生的画也非常有条理,他身上带有的理性与工匠精神表达了他的抒情的诗人的情怀,他的理性是表达了他的感性。从黄先生的画中,我们能够看到一种文化自信。

 

尚辉先生在发言中就黄孝逵先生作为当代香港水墨画家所具有的独特性进行补充。尚辉先生认为现代水墨运动首先打开的是一个潜意识的领域,更多的是无笔,或者是水墨的自发形态,或者是用拓印,或者是用转印媒材的方式来呈现。这样一种现代水墨的形式毫无疑问是抽象的。除了抽象以外,还可以看到用符号化,把现实世界中的具像彻底的符号化。

在展览中我们看到黄孝逵先生一方面接受西式的透视的法则,在最狭窄的最宽广的遮幅式的构图中打开了我们的视野。第二个方面,黄孝逵先生所画景物强调光影的幽微的表达,当然,这种光影也被抽象过程所镶嵌。我们在讨论黄孝逵先生水墨画的时候不要仅仅强调他的抽象构成的因素、光影的因素、打开的宽阔的境界的因素。最后尚辉先生就黄先生的部分画作进行分析解读,表达自己的观点。

 

李宝林先生在后续发言中表示,黄孝逵先生在香港这样一个环境里,他思考的水墨问题跟我们思考的问题还不完全一样。看了黄孝逵先生的画,我感觉他是借景抒情、情景交融。不管他在艺术上怎么抽离,但这个主线是不变的。按照王国维的说法,这是诗的最高境界。王国维说境界在所有问题里是最高的。你的画品、诗品必须要有境界,就是要有情有景。李先生从绘画透视等方面出发,具体分析了黄先生的《维港红帆》 作品。

    

恳谈会在与会嘉宾沉浮先生、吴洪亮先生、高天民先生、于洋先生、张桐瑀先生、王萌先生、任军伟先生、姜成楠先生、王平先生相继发表自己的观点中接近尾声。最后由王无邪先生就之前的发言进行补充,认为在创作中,要不断反思自己的创作过程,在自寻创作的路上,不忘本心。黄孝逵先生就与会嘉宾的发言作出自己的总结,在各位的发言中分析自己在创作中的所遇到的问题,并提出该论坛会对自己有很大的启发性。

恳谈会最后由黄孝逵水墨艺术展的策展人刘曦林先生发表感言,刘先生认为此次研讨会已经不限于黄孝逵一个人的事情,而涉及到这几十年来香港所走过的水墨画的道路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以及与世界文化的关系。就香港回归祖国之后,香港画家与大陆画家之间的差异,与大陆画家之间的互补中如何保持自己的地域特色的相关问题作出陈述。刘先生提出此次黄孝逵先生的展览与研讨会不仅对他本人有启发,对我们大家都有启发,对美术史论的研究也有很大启发。黄孝逵水墨艺术展恳谈会在刘先生的发言中落下帷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