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资讯 >> 绘画的魅力——王绍昌艺术解析
详细内容

绘画的魅力——王绍昌艺术解析

王绍昌的画大多是以渔港码头或海滨城市为题材,在这些他所熟悉的题材中,无论他用哪种方式——油画、水墨抑或水粉来表现,他都能通过富有激情的笔触将他画的场景表达得淋漓尽致!这里有繁杂喧闹的码头,也有沉静安宁的夜色;有三五船只的局部描绘,也有大场面的铺排。

  

  风调雨顺 120*200cm 水墨 2018

  但无论面对的对象如何,他都能在大刀阔斧的用笔中呈现出渔港码头特有的生活气息,从不拖泥带水,更无雕琢痕迹。特别是在不算大的尺幅中能将宏大的场面渲染得有声有色……看他的画,不仅让你感受到画家有一种很强的表现力,而且能感受到他作画时那种淋漓挥洒的快感。 

  

  赶集 40*50cm 油画 2015

  应该说,王绍昌的画具有明显的表现主义色彩。“表现主义”虽然是一个外来概念,但绘画中的“表现性”却是一个普遍存在的事实,甚至可以说,中国传统绘画在本质上就具有一种表现性,至少它的“表现优势”大于它的“再现优势”。有人曾将中西绘画之不同概括为“表现性”与“再现性”的不同,不是没有道理。当然如果从更宽泛的意义上理解,也可以说一切艺术都是“表现”,法国著名诗人波特莱尔就持这种观点。而我这里所说的王绍昌的“表现主义色彩”,只是就其风格倾向而言,并非是在流派的意义上给他定位。

  

  归渔 60*80cm 油画 2018

  我更倾向于用“绘画性”这一概念来描述他的作品,来指认他的作品的魅力所在。我常想,艺术发展到今天,各种新观念、新媒介、新形式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展览空间,给观众带来各式各样的新感受,以及各种好奇、各种惊艳、各种陌生和意外,作为传统样式的绘画还有什么可以坚守?还有什么可以持久吸引观者的魅力?如果没有,坚守在这个领域的意义又何在?看过王绍昌的画,我似乎找到了一个”解题”的线索:那就是任何别的媒介、样式无可代替的“绘画性”所具有的魅力。

  

  祭海 60*80cm 水粉 2015

  我这里所说的“绘画性”,是指面对一幅画,观众不只要看到他画的是什么,还要看到他在作品完成过程中留下的“绘画痕迹”。即一幅画是如何通过画家特有的笔触、线条和色彩一步步呈现出来的。而由这种“绘画痕迹”所显现出来的“绘画性”,正是绘画本身所具有的不可替代的价值。

  

  日暮 60*80cm 水墨 2018

  有些绘画作品例如那些功夫化的写实油画,画家只注重描绘的结果而并不在意绘画的过程,这样的画,很容易被一幅精美的照片所取代。因为它不具有“绘画性”的魅力。而“绘画性”的不可取代性,正是绘画可以继续存在的理由。

  “绘画性”对于绘画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它所传达给观者的不仅是绘画所描绘的客体,还有绘画主体(画家)的情怀和对客体(绘画对象)的主观认知和富有激情的表达。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王绍昌的画(包括他的油画、水墨和水粉)让我感受到作为一个画家的全部乐趣。他在绘画中呈现的不仅是他眼中看到的世界,更重要的是他对这个“世界”所做出的清晰简洁的个人化表述。 

  

  祥芝渔港 60*80cm 油画 2017

  王绍昌的画——油画、水墨和水粉(漆画另论),三个画种他都能驾轻就熟。工具材料本身的价值和画种的边界在他的作品中并不具有特别的意义。当我把这三个不同画种的作品有意混在一起看的时候,“绘画性”是它们共同具有的魅力。这种“绘画性”当然也可以表述为一种“表现性”或“写意性”特征。我之所以选择“绘画性”这一概念,是因为“表现性”更倾向于表达主观,特别是表现主义绘画更显示为一种非理性的生命激情和神经冲动,抑或骚动不安的灵魂的自我呈现。而王绍昌的画不是一味地“表达主观”,而只是一种“主观表达”;“写意性”这一概念又多了一种传统的“程式化”意味,王绍昌虽然也画水墨,但他的水墨只能是在材料意义上界定,虽有书写感但并不源于传统的笔墨规范。因此用“绘画性”这一概念来描述他的艺术比较准确。他的画不仅具有一种主体情怀的抒发,还具有在“绘画本体”意义上的求索意向。具体而言,他是在“客体-主体-本体”之间找到了一种“平衡”或“临界点”。他并不偏执于某一个方向,并不把一种主张推向极端,但又绝不四平八稳,面面俱到,因此,“绘画性”便成为他的绘画的一个显著亮点,无论是以色彩为主的油画和水粉,还是以墨色为主的水墨都是如此。

  

  休憩 40*50cm 漆画 2018

  王绍昌在另一个画种——大漆作品中所施展的才智与上述三种画完全不同,所以只能另当别论。他充分利用大漆的色彩优势和特殊工艺,呈现出南国亚热带浓密繁茂、花团锦簇的自然气息。特别是那些接近于抽象的画面,将形象消解在大大小小的色块之中,不仅凸显漆画本身的魅力,更有一种镶金锉银般的辉煌。而用漆画技法表现的场景,也不再是一种“绘画性”的张扬,转而成为一种不厌其烦的悉心制作,如珍珠般“镶嵌”的技术之巧和材质之美。

  

  意大利小镇 60*80cm 水粉 2015

  纵观王绍昌的艺术,可谓大气充盈,格调高迈。无论哪个画种,均不乏上乘之作。令人惊讶的是,多能的王绍昌并没有受过正规的专业训练,他的绘画生涯最初是在建设兵团画毛主席像开始的。以后的许多年中,他无师自通,一步步从业余走向专业。艰辛生活的历练不仅没有磨灭他的绘画天赋,反而使他勤奋作画,不懈耕耘,最终走向成熟,走向完满。如今他已进入孔子说的“耳顺”之年,但用现在的“年龄观”看,不过才接近老年的边缘,但在艺术上,他已经进入一种无拘无束、随心所欲的状态,进入“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孔子说人活到七十就可以“从心所欲不逾矩”,八十何为?他没有说,但按他的说法推演,人若活到八十,便可以“为所欲为,无法无天”。就艺术而言,这应该是一种理想境界,如石涛所说:“在墨海中立定精神,在笔锋下掘出生活,在咫幅上去其毛骨,纵使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这样无所顾忌地作画,正是王绍昌可能的走向和可能抵达的最高境界。

  贾方舟

  2019-9-6 于北京京北槐园

  

  王绍昌

  艺术家简历

  王绍昌,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壁画学会会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术委员会委员,泉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作品入选全国第八、九、十、十一、十二届美展,第二届上海朱家角国际水彩画双年展、第六届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第九届全国水彩粉画展等;获第三届全国壁画展铜奖、福建当代美术晋京展优秀奖(最高奖)、日本第五十三届国际文化交流展银奖、日本第五十六届国际文化交流展金奖及省市级多种奖项。作品被中国粉画艺术馆、徐悲鸿纪念馆、中国美术家协会展览部等艺术机构收藏,并发表于《美术》、《江苏画刊》、《美术报》、《光明日报》等报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