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资讯 >> 2020春季第一场大拍 转战网络拍卖估价3000万以上
详细内容

2020春季第一场大拍 转战网络拍卖估价3000万以上

2020年注定不平凡,也将会以独特的方式载入史册。

 

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大家都在国家的号召下,居家抗击疫情。全世界各地的很多艺术机构、博物馆纷纷宣布闭馆,很多艺术展览、博览会,拍卖等宣布取消或延期,集体等待疫情早日过去恢复正常运作。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在全球疫情重击之下,对每个行业及企业都有所影响,波及范围也非常广泛,也给我国经济发展增添不利影响。然而,云开雾散后,必然迎来明媚阳光。就像2003年SARS疫情后,我国电商产业趁势崛起一样,此次疫情重塑新兴产业格局或将迎来高速融合发展。

直播现场1.jpg 

疫情期间,艺术行业的所有线下展览,线下拍卖等相关活动基本都按下暂停键。近日,北京永乐国际拍卖携手艺典中国,开启“直播+拍卖”的形式打造“永乐·现当代艺术季”。为进行线上拍卖直播,“永乐·现当代艺术季”将展品进行线下展览。为了降低交叉感染,保障人员安全,线下预展现场不邀请任何买家去现场参观,而是通过云端进行观看及拍卖。

 

早在2月28日,艺典中国在疫情肆虐之际举行了首场“艺典夜场—现当代艺术”网络拍卖,首创“直播+夜场”形式为藏家带来全新体验,受邀嘉宾同步直播讲解拍品并与用户线上互动解答,这种互联网传播方式获得了极大的关注,单场吸引超过87万人次围观,创艺典中国成立八年以来单场成交额最高纪录,39件拍品,成交率高达95%,总计成交7,404,870元。

直播现场2.jpg 

首场大获成功后,艺典不懈努力,再征佳作,以飨藏家。本次即将与大家见面的“永乐·现当代艺术季”,由北京永乐国际拍卖与艺典中国网拍联手打造,为大家呈现了一场精彩的视觉盛宴。永乐文化旗下的北京永乐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始建于2005年,拥有国家文物局颁发的第一类文物拍卖资质,重整旗鼓后以更专业、雄厚的团队重回拍卖市场。

 

本次“永乐·现当代艺术季”从3月27日至4月1日,共十三个拍卖专场,总计超过300件拍品。以三场“现当代艺术夜场”主打,同时涵盖“茅台酒超级夜场”、“徐悲鸿素描”、“潮玩艺术”、“RICHARD PRINCE作品”、“孙浩作品”、“夏航雕塑”、“航空艺术家居”、“张信哲旧藏晚清服饰”、“西藏手织地毯”等专场。届时,还有永乐春拍部分精品首次亮相,并邀请专家同步直播讲解推介。

直播现场3.jpg 

本次艺术季会以直播的形式,带大家云看展,即便无法置身现场,也能如临其境;即便不能翻阅图录,也能通过艺典中国APP及小程序,了解拍品详情;直播场景也将转换至专业的艺术空间内,并以直播的形式邀请学者、藏家、跨界大咖做客讲解“艺术季”的每一件拍品,进一步强化“直播+拍卖”这种模式的优势,使得现当代艺术品的魅力得到更加直观和全面的展示,即便不能现场举牌,也能使用在线的出价功能,轻松完成竞投。相信这次“永乐·现当代艺术季”会带给各位藏家不一样的艺术品购藏体验。

 

面对疫情,艺典团队不遗余力地构建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全新艺术生态,开创了更为专业的艺术品直播的新模式,自上线以来深受行业内外的人士关注与认可。

直播现场4.jpg 

网络拍卖新模式 充满惊喜与期待

 

北京永乐国际拍卖,线上交易部总经理,现当代艺术部专家魏亚男女士表示:“北京永乐国际拍卖与艺典中国携手合作,春节前我们准备了一些拍品,做了一个小小的网拍尝试,关注度及藏家的出价都超出预期。之后连续增加专场场次,尤其2月28日艺典夜场的买家出价踊跃,成交率极高,这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将单价更高的作品带到网拍,像周春芽、曾梵志、刘炜、陈逸飞、徐悲鸿、吴大羽等传统线下拍卖的热门艺术家作品,我们都带到本次网拍中,收到的藏家询问度也很高。

 

整个征集过程也是出乎意料的顺利,底价设置的也非常有性价比,我想这也是委托方对于网拍的信心,因征集的作品数量超过预期,我们将近200件的油画雕塑作品,扩充到了潮玩、茅台酒、设计家居、地毯等与生活方式相关的门类,最后呈现给大家的是十三大专场、约300件拍品的“现当代艺术季”。

 

在疫情期间藏家无法亲赴现场欣赏原作,艺典提供了“云展览”服务,将传统的线下预展现场转变为直播现场,1800平的展览现场看似空旷,但是观看人数却很多,这种模式对我们双方都是一种突破。艺典中国也是非常优秀的合作单位,他们有约50万的注册会员,线下和线上的藏家有很大比例是不重合的,艺典从成立之初就专业做网拍,其买家的购买力也很强大,这也给了我们信心,今后会投入更多的精力进行线上交易。

直播现场5.jpg 

优质藏家群体+权威大数据分析

 

艺典CEO耿跃先生表示:艺典中国拥有以下几点优势。

 

第一:艺典拥有优质藏家群体

不同于拍卖公司的买家。艺典作为最早的艺术电商平台,通过八年的技术积累和用户沉淀,大数据细化了用户画像,拥有非常专业的藏家和买家群体。艺典的用户大多是通过传统电商平台转化而来,实力雄厚。通过艺典买家们从最初购买装饰画,复制品到如今成购买过百过千万的专业收藏者,每年我们给拍卖公司线下拍卖带来2-3亿的成交。

 

第二:权威的大数据分析

我们优势的拍卖系统,可以分析不同行为数据来生成用户画像,提供给拍卖公司完善的服务,采集买家感兴趣的艺术品,艺术家什么题材的画有多少个用户需要,心理接收价位大概是多少等大数据,我们系统有用户近百个线上动作行为的统计,通过数据分析去运营艺术品交易,真正实现了解买家需求,促进交易完成。

 

第三:团队优势

通过8年的积累,我们有一只无复的团队,全面,灵活,随时可以变化的专业团队。

 

线上艺术品交易的春天来了,疫情促使线上艺术品交易的加速,将会有更多的艺术交易机构及藏家加入线上交易。

直播现场6.jpg 

百分之八十的艺术品 未来将通过互联网有效流通

 

按照往年规律,春季是艺术品交易的黄金时期,从市场角度如何解读这个特殊时期的艺术品市场,我们邀请到了艺典艺术总监陈洁女士,听听她是如何解读的。

 

对2020年春季特殊时期的艺术品市场,艺典艺术总监陈洁女士表示:“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想大家现在已经奔赴各大城市去看巴塞尔,博览会,参观画廊展览,参加拍卖会等等,就像往年一样。疫情的突然到来,让我们的生活按下暂停键。

 

我坚信传统实体拍卖,是无法取代的。可是艺术品的存量犹如金字塔,塔尖的顶级艺术品数量屈指可数,更不是普罗大众的收藏。我相信有百分之八十的艺术品不算是金字塔尖的作品。那么目前如何使这些艺术品有效流通呢?互联网毫无疑问是最好的方式。所以,即便现在没有这次疫情,我相信此时艺典中国的拍卖成绩依旧是优秀的,现在各种声音把因为疫情而促进网拍火爆组成了一对因果关系,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根本和客观的原因。究其根本,我觉得还是时势的造就和艺典团队拥有最专业的业务团队及技术团队,为艺术品交易提供更便捷的服务,从而更进一步优化艺术品市场的交易方式”。

 

艺典直播间——让大咖做你的线上艺术顾问

 

艺典商城及直播负责人林海伦女士表示:“艺典年轻的创业团队正在构建一个基于互联网的全新艺术生态,艺典中国在疫情期间开创了更为专业的艺术品直播的新模式,艺典邀请艺术领域众多知名专家进行拍场直播,让大咖成为用户的线上艺术顾问,为更广大的受众普及专业的艺术品知识,营造更好的用户购买体验。未来我们会尝试更多元化的直播形式。艺典商城作为我们平台的重要板块,未来将全新升级。我们希望将商城打造为艺术领域的“天猫商城”旗舰店,开启商城直播模式,严格筛选更优质正规的大牌机构入驻,开拓更多的泛艺术精品,珠宝尚品,设计师合作限量款产品等。保证正品与质量,旨在为商家及用户提供更全面优质完善的服务”。

20A502E5-D3E3-452B-B4A5-0F8B59FB1166.png


曾梵志 乱草.jpg

曾梵志  乱草 2005  60x80cm 布面油画

FAB393B6-F651-47A8-AF31-1106AD9BE008.png

周春芽  太湖石  2001年 150x120cm 布面 油彩

陈逸飞 丽人.jpg

陈逸飞  丽人 120×90cm  布面 油彩

290624E0-E69E-48EF-8FF9-C1F2624FB080.png

吴大羽  无题II-19915 x10.5cm 纸本 蜡笔

常玉 戴帽子的绘画仕女.png

常⽟ 戴帽⼦的绘画仕⼥44.5x27.8cm  纸本 水墨

EA8AF837C4FDAED6CDEDACAF24C6B8DD.png

苏天赐  江南风景  1990年代  81×100cm 布面油画

2B2DD7662D525FF4815583C67E225D97.png

刘炜  花  2000年 80x49cm 纸本综合材料

28CC546F69C662F8DDECCF894FB4DAD9.jpg

周春芽  幸福一号  2008年作 200cmx250cm 布面油画

关良 石门.jpg

关良 ⽯门⻔  1957年68x48cm 纸本  水墨 设色

徘徊者 Ranger.png

徘徊者 / Ranger   2017 230x130x70cm  不锈钢/Stainless steel  版数 8

空山基 霸王龙.png

空山基 霸王龙 长度:63厘米 全球限量1000个

孙浩 英雄曲.png

孙浩 英雄曲400cm×150cm  纸本水墨  2014年 54平尺

清光绪 绛色绸绣云龙纹皮龙袍  .png

清光绪 绛色绸绣云龙纹皮龙袍  高124cm  长187cm

喀瓦坚手工藏毯 虎毯.jpg

喀瓦坚手工藏毯 虎虎生威  长153cm宽80cm 藏北羊毛